• 2015年03月10日

    杂谈13

    博客的尸体躺在这里,我们总在悲伤的时候回来看一看尸体是否还在以便得以哭诉自己的伤痛。欢乐的时候,我们总遗忘这里躺着一具尸体,尽管它不会生气。但是冰冷的停尸房让原本活着的它的心渐冷,每次温热它,都得付诸更多的热量,我回来看了一眼,看不到有跟我一样喜...